揭开“南美大隧道”之谜

厄瓜多尔的南美大隧道是一个十分经典的“未解之谜”,常常被收录于各种未解之谜的丛书之中。小时候的我对这类的包含着史前文明的探险故事欲罢不能,并且深信不疑。

但是根据书中的记载,此事已经是40年多前发生的了,此后是否进行过探索,一直牵动着我的心。因为始终不知道这条隧道的名称,因此自然在外网上无从下手。直到在开始考证前,不妨先看一下网络和书籍中常见的故事的

“原文”:1965年,50岁的阿根廷考古学家胡安·莫里茨来到厄瓜多尔,本来准备研究一下当地的各种部族以及人种学等。然而他在6月份的一次调查研究中,却意外地发现了一条来历不明的大隧道,莫里茨进入这条隧道勘察了数百公里,在其中发现了许多文物,莫里茨估计这条隧道通往南美大陆的地底深处,绵延约数千公里。

1969年,莫里茨请求面见厄瓜多尔总统,向他作了有关隧道的汇报。1969年7月,胡安·莫里茨获得由厄瓜多尔国家授权并经过公证的证书,证明他拥有厄瓜多尔地下洞穴的所有权,但要受厄瓜多尔国家政府监控。 目前这条隧道只在厄瓜多尔和秘鲁境内的数百公里被人们考察和测量过,估计长度约在4000公里以上,人们尚不知道其最终向何处,现在这个隧道的入口处由一个未开化的印第安部落日夜严密把守。

1972年3月4日,由厄瓜多尔考古学家法兰士和马狄组成的科学调查小组,在莫里茨的带领下,再次对大隧道展开调查。调查队员钻进了神秘莫测的地下世界,在隧道里,他见到了宽阔、笔直的通道和墙壁,多处精致的岩石门洞和大门,加工得平整光滑的屋顶与面积达两万多平方米的大厅,还有许多每隔一定距离就出现的平均1.8米至3.1米长、80厘米宽的通风井。他们毫不怀疑地认为,这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工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最难破解的谜。 在这条隧道里,蕴藏着无数对人类具有重大文化和历史价值的极为珍贵的古代遗物。

从莫里茨发现的隧道入口进去不久,就有个140米×150米的巨型大厅,其规模相当于我们现在最为先进的大型机场里的飞机库。大厅中央放着一张桌子和七把椅子。这些桌椅既不是石头的,也不是木头的,它像金属般坚硬,但又像是人造材料制造的。据估计它至少有5万多年的历史,而实际上它的年代更为古远。 大厅里还有许多纯金制作的动物模型,如巨蜥、大象、狮子、鳄鱼、美洲豹、骆驼、熊、猿猴、野牛、狼,以及蜗牛与螃蟹等。而其中有些动物如大象、狮子和骆驼等并不产于美洲。

那么是谁制作了它们的模型,又置放在隧道中的呢?更令人吃惊的是,在隧道里一块长53厘米、宽29厘米的石板上,竟然刻着一只恐龙!恐龙早已在6400万年前灭绝,今天人们对恐龙的所有认识,都是从对恐龙化石的研究中得来的。那么这些隧道的制造者是怎么知道恐龙的呢?或许他们像现代人一样用高科技手段研究过恐龙化石?

在隧道里还发现了一个12厘米高、6厘米宽的用石头制作的护身符,经鉴定是公元前9000年到公元前4000年的遗物。它的背面是半弯月亮和光芒四射的太阳,正面是个小生灵,这个小孩右手握着月亮,左手握着太阳,他竟然还站在一个圆形的球体上!从1522年麦哲伦完成环球航行,人类才第一次证实地球是一个球体。那么在史前时代,有谁早已知道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球体上的呢?

隧道里还有一个奇异的石雕人像,这个人像戴着形状奇怪的头盔和耳机,穿着带有许多按键的服装。这种怪异的服装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外星宇航员。

但在这一切的珍宝中,最珍贵的还是那本在许多民族远古传说中提到的金书。金书大部分用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板制成,而另一部分是用同样的金属薄箔制作的。书页大小为96×48厘米,每页上都盖有奇怪的印章,估计有数千页之多。书上的文字好像是用机器压上去的,这些文字与现在任何一种文字都不相同。

基利斯贝神父在厄瓜多尔的古安加住了45年。在过去20年里,他从印第安人那里收集到大量石刻、金银制品等。

。第一号房间收藏的石刻;第二号房间是金、铜和其他金属艺术品,据说是印加帝国的;第三号房间则全是纯金制品。基利斯贝神父收藏的大量金属箔,上面均刻有星星、月亮、太阳和蛇。其中一块金箔的中央刻有一个金字塔,两边各刻有一条蛇,上面有两个太阳,下面是两个太空人似的怪物及两头像羊的动物。金字塔上面是许多带点圆圈。在遥远的史前时代,到底是谁建造了这规模宏伟的隧道?又是谁留下了这些隧道中的宝藏?

油鸱洞”与莫里茨看到获得搞笑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丹尼肯,我就意识到不妙,因为小时候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坑爹的老兄。文中提及的人物多数都是存在的,但是文章的顺序被巧妙的进行了置换,因此结果也大不相同。

“南美大隧道”是客观存在的,名为Cueva de los Tayos,在西班牙中是“油鸱洞”的意思,是一个位于安第斯山脉东侧、厄瓜多尔莫罗纳-圣地亚哥省与秘鲁交界的洞穴。

当地的印第安土著——舒阿人每年春天会使用藤梯和火把下到洞穴内,捕猎生活在这里的油鸱的幼鸟,因而得名。因为附近还有类似称呼的洞穴,因此也被称之为

“靠近Coangos河的油鸱洞”。关于这个洞穴最早的书面记载始于1860年左右。因为位于舒阿人的聚集地内,所以进入此洞穴需要获得他们的许可并且交税。

此洞穴距离圣地亚哥河(Santiago River)2公里,离Coangos河800米;根据2008年的GPS高度计测量值,位于海拔539米处。该洞穴的入口位于一个干谷的谷地,该地区的岩石种类主要是薄层灰岩与页岩。

通往洞穴的主要通道是一条叫被称呼为“烟囱”的垂直隧道,入口宽度为2米,孔口长15.6米,深约63米。下降只能使用爬绳、绳索和下垂绳从垂直隧道下来,随后会进入一个7.8*68米长的广阔空间中。在向东走20米之后,又出现了一个5.6米高的小的垂直隧道,下到底端后,便可进入到总长17.9公里的隧道群中,其中探明的部分大约为4.9公里。

从第二垂直隧道下去之后,可以看到一些类似建筑结构的部分,例如一个巨大的门、一些墙和一个由水蚀造成的几何形状的隧道——长度大概在2.9公里左右,宽约50米、平均高度在15至35米之间。走到尽头,才能到达90*240米的中央大厅。该洞穴的垂直高度为201米,最低处为一个水坑。

通道的石壁、石门的构造因为有棱有角,并且对称和非常平滑,从表面上看,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它是由人类制造的。

但是根据对比研究,这类洞穴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石灰岩层中的水长期冲刷而形成的,并非是人类活动所造就的。并且,上面

,完全是最早的翻译把最早探测的4000多米看成了4000多千米,翻译错误所致,实际上“油鸱洞”真有这么大的话,怕是出口要从美国钻出来了。

胡安·莫里茨(János Juan Móricz ,1923–1991)了,他并不是阿根廷人,而是出生于匈牙利。他于1954年离开家乡,来到了法国。在巴黎和一个叫安妮·维罗尼克·莫里茨的女人结了婚。他后来于1962年搬到阿根廷并且取得了国籍。1964-65年起,他先在秘鲁,然后在厄瓜多尔寻找金矿,而不是考古和进行人类学研究。为此,他进行了广泛的档案研究,主要致力于研究在印加帝国时代建立的旧矿山,并且使他们重见于天日。

他发现了七个印加帝国的矿山,并且在坎巴拉扎镇附近建立了基地。据说他在1965年第一次探索了“油鸱洞”。

《欧洲人的美洲起源》的小册子,其中包括一系列关于欧亚大陆-美洲和在哥伦布前接触的伪历史主张。其中包括:苏美尔人、匈牙利人和伊比利亚人最初来自美洲;普鲁哈语(Puruhá)是匈牙利语;巴斯克人属于与匈人相同的“种族和语言分支”;以及美洲的各种土著民族就是现存的匈人。在这本小册子中,莫里茨还声称,当地的一种土著语言——扎菲基语,实际上是原始的“匈牙利语”。然而他并没有提供任何语言学上的对比与举证,就开始胡思乱想,因此受到了学界的一致批评乃至嘲讽。不过,与此相对,他主张姆大陆的存在、印度河文明与埃及文明与匈牙利之间拥有共同的文明祖先,并且秘密就在安第斯山脉之中等说法,则获得了相当一部分簇拥。

在1969年7月,胡安·莫里茨再度探索了“油鸱洞”,并且声称在洞底发现了发现了成堆的黄金、不同寻常的雕塑和一个收藏着金属打造的书籍的图书馆,并

声称由厄瓜多尔国家授权并经过公证的证书,但是实际上除了证明他在1969年的确进行过探索外,厄瓜多尔政府并没有提供什么的帮助。瑞士作家埃里希·冯·丹尼肯于1972年拜访了莫里茨,他在1973年出版的

《上帝的黄金》一书推广了这个洞穴,他声称金属图书馆内的图书都是由黄金构成,他想要拍照时被莫里茨阻止。据说这些物品位于人工隧道内,而人工隧道是在外星生物的帮助下,由一个失落的文明所创造的。而这类的观点在1968年出版的《诸神的战车》中就能看到了。

大英博物馆的科学家在苏格兰探险家斯坦·霍尔的带领下,于1976年组织了一次为期三周的对“油鸱洞”的探险与调查,试图证实莫里茨的说法。这次探险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花费最为昂贵的洞穴探险活动之一,共有100多人参加,其中包括各种领域的专家、英国和厄瓜多尔的军人、一名电影摄制组成员。甚至是前宇航员、登月第一人的尼尔·阿姆斯特朗,也参与了探险。探险队中的八个经验丰富的英国洞穴探险家,在彻底探索这个洞穴的同时进行了准确的调查,并制作一张详细的洞穴地图。虽然洞穴的一些物理特征确实与莫里茨的描述大致相符,但还没有证据可以支持丹尼肯那些奇特的说法。此外,探险队还发现了一些动物、植物学和考古学方面的研究成果。

莫里茨自称并不信任外国研究人员,他和土著向导不愿意透露“洞穴真正的位置”,甚至不肯提供任何物证和金属图书的照片,并且说探险队探索的地方并不是真的“油鸱洞”。

在此后的几次探索,科学家发现,在“油鸱洞”中栖身的最古老的人类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公元前48000-前12000年),并且保护当地居民度过了冰河时代,在公元前9000年左右,这些人由于气候变暖而离开了洞穴。开始向秘鲁和智利北部沿海的南部地区迁移。

在新石器时代,公元前3000年开始,“油鸱洞”重新被另外一个已经能够制作陶器的文明所占据,慕尼黑大学通过碳-14检定证明了这一点。

大约公元前1500年,第一批舒阿人开始进入该地区,此后,与洞穴里的土著民族融合。有证据显示,在公元前500年起,在“油鸱洞”内便有舒阿人居住。直到20世纪,每年都有一次舒阿人的围猎的活动,他们以非常尊重的态度看待洞穴,并相信他们祖先的灵魂就在那里安息。当然他们不会和钱过不去,因此只要愿意交钱,就可以对“油鸱洞”进行探索。

年1月31日的《探索未知》(Expedition Unknown)第四季第六集播放了名为《追寻金属图书馆》的一期节目,探险家乔什·盖茨和他的团队获得了舒阿人和斯坦·霍尔的女儿艾琳·霍尔的帮助,重新探索了该洞穴,当然自然是没有发现所谓的“黄金图书”。

基利斯贝神父(Carlos Crespi Croci ),经过外国媒体考证,是慈幼会的教士,或许翻译成克雷斯皮神父更加合适。编者为:JOANNA GILLAN。

本文作者外的三名同行学者Hugh Newman, Jim Vieira, Dr Ioannis Syrigos

克雷斯皮神父,1891年出生于意大利。他在米兰大学学习了人类学后,1923年,他作为一名牧师,被分配到了厄瓜多尔的安第斯小城昆卡,并且负责玛丽亚·欧西莉亚多拉教堂。他把余下的59年的生命献给了慈善事业,直到1982年去世。

克雷斯皮神父以其多才多艺而闻名——他是一名教育家、人类学家、植物学家、艺术家、探险家、摄影师和音乐家,同时他在厄瓜多尔做了不少人道主义的工作,包括建立了一个孤儿院和教育设施,并且为救济贫民的工作四处奔走,从而赢得了当地人民的爱戴。直到今天,他帮助一个小孩的塑像仍竖立在玛丽亚·欧西莉亚多拉教堂前的广场上,当地的老人们都十分熟悉克雷斯皮神父的事迹。在昆卡市的不懈努力下,梵蒂冈将克雷斯皮神父追封为圣人。

克雷斯皮神父帮助的不仅仅是昆卡的人,也对厄瓜多尔境内众多土著部落有着浓厚的个人兴趣,并试图了解土著人的文化和传统,尽可能为他们提供帮助。克雷斯皮神父借宿在土著家中的时候,也往往只是在地上铺上一张毯子便和衣入睡。

正是由于克雷斯皮神父对土著人们的奉献,土著人才开始给他带来手工艺品作为感谢。这些文物来自厄瓜多尔全国各地乃至国外,几乎涵盖了厄瓜多尔所有土著文化的作品。

经过专家考证,被认为是现代的雕刻品或古代文物的复制品,但是克雷斯皮总是表现出对土著人的感激之情,并不在乎礼物的价值。克雷斯皮不想无缘无故地给贫困家庭钱,对他来说这可能是在某种程度上羞辱他们,于是他便开始接受以物换钱。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带着稀奇古怪的金属板找上了门,神父也很明白这些金属板都是冒牌货,虽然他并没有阻止这些急需用钱的土著用假货换钱的行为,但是由于不是真的,他对于这些金属板的处理也比较随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上的各种“文物”超过了50000件,在梵蒂冈允许他建立一个博物馆存放这些东西前,多数被存放在了玛丽亚·欧西莉亚多拉教堂的庭院里。但是不幸的是,1962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他大部分的“藏品”。在克雷斯皮神父去世后,他的这些藏品都被转移走,并且一时下落不明,有人认为被收藏在玛丽亚·欧西莉亚多拉教堂的地下室档案,有人认为被送到了梵蒂冈或者卖给了私人收藏家。

神父的文物大多数都没有争议,可以根据外表划分出所归属的文化和时间段,但是其中有一小部分比较富有争议,上面刻画着的奇怪的符号,明显是苏美尔等两河文明的产物——这一点连神父本人都不得不承认。

《上帝的黄金》中,声称他与莫里茨造访了“油鸱洞”,那里有纯金制作的动物模型和几千页的金书,并且声称这与失落的文明以及外星人有关,其中提到了克雷斯皮神父的藏品就是从那里得来的,因此神父名声大振。研究克雷斯皮神父的专家

阿尔瓦雷斯博士(Dr. Luis Alvarez)解释说,丹尼肯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因为克雷斯皮神父压根没有造访过“油鸱洞”,在神父听说丹尼肯的那一套“理论”后,神父本人都被惊呆了。阿尔瓦雷斯博士安排厄瓜多尔中央银行开放其私人博物馆藏品给记者,其中包含了几千件被精心分好时代、文化的雕像、礼仪座椅、武器、石刻、陶瓷、珠宝、古代计算系统、宗教图标,甚至是拉长的头骨和缩小的人头,但是唯独没有所谓的“金属板”制成的书籍。

当记者询问金属板的情况时,被博士告知这些金属板只是垃圾,厄瓜多尔央行拒绝购买它们,因为它们被专家们证明是假的。

在记者的请求下,阿尔瓦雷斯博士安排了一名警察护送记者去位于央行建筑群的另一端,一座破旧的老建筑的一个上锁的储西藏内看到了这些金属板——这些金属板和手工艺品被堆成一堆扔在纸板箱里,散放在地板上。很明显,这些金属板没有被认为有任何价值。

这些金属板显然不是由黄金制成的,而是一种更像是铝的软而柔韧的金属。这些雕刻品很粗糙,有的风格还很幼稚。的确,其中很多作品包含着不寻常的人物雕像和不可名状的场景,但他们与现代廉价金属板雕刻品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克雷斯皮神父的藏品并没有丢失,而是被厄瓜多尔中央银行购买,目前存放在他们的博物馆金库中。

丹尼肯提到的所谓金属图书馆只不过是用廉价金属雕刻的现代艺术品。不过,在造访了银行、图书馆和大学后,记者并没有找到神父的那些苏美尔文明的藏品,或许这些藏品的下落才是真正的不解之谜。

南美大隧道“油鸱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其中的史前文明的发现则应该是莫里茨为了吸引人继续来探索该洞穴,因此虚构出来的。莫里茨并不是考古学家而是淘金客,他主张的印第安土著与匈牙利人、巴斯克人等的关系等等观点本身在学界看来就很骇人听闻,因此为了引人注目,同样编造出这样的故事,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丹尼肯作为一名一向不怎么正经的作家,则进一步夸张了金属图书馆,并且说是由黄金打造的,最后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牵连到了无辜的克雷斯皮神父,实在是过分。

而在翻译的过程中,最早的中文翻译者又添油加醋,将隧道说的更加神乎其神,而无视后来的正式的考察的结果。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