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骄傲的黄水仙

我来到威尔士首府加的夫的时候,正是黄水仙的花季,不少当地人都在胸前别上一朵黄花。和威尔士国旗上那条红龙一样,黄水仙也是国家的象征。

说是个国家,但人口300万的威尔士又不太像个“国家”。它有首府,却没有自己的政府;发行自己的邮票,却没有自己的货币;有国旗,但在其它国家却无法设立使馆;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却没有自己的法律系统……在过去近800年间,威尔士真正的权力中心在伦敦。

1277年,英王爱德华一世起兵攻打威尔士,不久征服全境。爱德华一世接受威尔士人的要求,同意由一位在威尔士出生、第一句话讲威尔士语的王室成员来管理威尔士。他把即将分娩的王后接到威尔士,过了不久,王后生下第一位“威尔士亲王”爱德华二世。

自此,英王总是把“威尔士亲王”的头衔赐给长子,久而久之,这个头衔就成了“英国王储”的同义词。1536年威尔士从法律上正式并入英格兰后,两国在绝大多数事务上都被视为一体。威尔士人开玩笑说,威尔士是英格兰的第一块殖民地。

自从英国选择“脱欧”后,联合王国似乎要分崩离析。苏格兰已决定要进行二次独立公投,北爱尔兰寻求独立、主张与爱尔兰统一的新芬党在议会选举中席位大增,英伦三岛表面看起来最顺从英格兰的就是威尔士了。

但威尔士人将象征国家的黄水仙戴在身上,就已经发出了他们内心的声音:“威尔士是威尔士,英格兰是英格兰。”

威尔士人最不缺乏战斗精神。他们对英式橄榄球和足球的狂热就是最好的证明。加的夫只有两个季节——球赛日和非球赛日。一到球赛日,全威尔士的几十万球迷涌入小小的加的夫,交通顿时瘫痪。穿着主队球衣的年轻人在街头咆哮、打闹,然后冲进酒吧,围着电视屏幕、端着酒杯欢庆,或是在主队失败后打架发泄。

如果对阵的是英格兰,威尔士人则会将民族主义情绪注入比赛中,仿佛在球场上,他们要赢下的不是一场比赛,而是一场战争。英格兰橄榄球队的一位球员就曾说:“每次去威尔士打比赛,我们的对手不是一支队伍,而是整个国家。”

威尔士还是英国城堡最多的地方,加的夫的市中心就立着一座城堡。城堡是骑士的家,骑士的职责就是通过打仗保护领土。几百年来,虽然领土一直被英格兰占领,威尔士的骑士们却像黄水仙一样,始终骄傲地昂首挺立。

在这众多骑士之中,最出名的是欧文·格兰道尔,他曾经带领威尔士人发动叛乱,反对英格兰对威尔士的统治。今天,格兰道尔的雕像还被放置在加的夫市政厅内。传说叛乱失败后,他下落不明。威尔士人说,格兰道尔躲了起来,一旦威尔士人再次发动对英格兰的叛乱,他就会再度现身,领导革命。

威尔士人最近一次发动针对英格兰的革命是在1997年,他们通过全民公投取得了选举自己议会的权力,但外交、国防和部分税收等权力仍然掌握在英国议会手中。

旅居威尔士的作家麦克·帕克在其所著的《地狱邻居》一书中列数了从古至今英格兰人对威尔士人的歧视、对威尔士语的嘲笑。作为以“威尔士独立”为目标的威尔士党党员,帕克认为,英格兰人的歧视源于无知。帕克出生在英威边境,但他的课本里从来没有提到过威尔士。

帕克说,如果苏格兰独立,他希望下一个是威尔士,毕竟联合王国是殖民、军事与工业扩张的产物,已经过时了。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