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格斯亲笔:以不同的角度看事物

你眼前的一切都会渐渐变慢。在你的脑海里,比赛的速度也降了下来。你开始看得清曾经觉得肉眼捕捉不到的传球,你在控球的时候也比以往冷静了不少。

有时候我会回忆起那个更年轻的自己,并总是悔恨自己当年犯下了无数的错误,太多次将球权拱手让人。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喜欢合理利用技术动作来保护好球权,不再追求传出吸引人眼球的传球;只要让一切有条不紊,随后等待机会将球发展到对方防线的身后,或者直接用传球撕破对手的防守,将其送到中锋的脚下。

我球员时代的最后五六年时间大概是最美妙、最让我享受其中的阶段了。我非常高兴能够在更接近中路的位置踢球。在这个位置上,你对于比赛的参与更多,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也更加开放。

在十五六岁的时候,我曾经在索尔福德男孩踢过中场,不过自那之后我就再未真正意义上地出任过那个位置。因此当我在曼联最终撤回至中场位置时,这算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渡。在球场中央接球,环顾四周,看着一些球员在这边跑位,另一些在那边寻找着机会。

在曼联,我总能感受到身旁的队友们以澎湃的动力出现我的周围。鲁尼会向后回撤,朴智星在左路,埃弗拉频繁地前插、回撤,卡里克则总出现在我的身旁。

从这个角度讲,我是非常幸运的,而除了这一点之外,我也很幸运地能一直拥有不错的盘带能力。在中场,当你面前没有任何明显的传球路线时,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财富。或许你还记得像加斯科因这样的球员可以在中场得球后利用盘带摆脱一个个防守球员的画面,而这也是我武器库中的一部分。

不过在把自己的位置转换到中场后,我也需要改善自己的传球。曼联有一位眼科专家注意到我在更换位置后的问题,当我出现在中路时,传向左侧的传球与传向右侧的相比少了许多。我们共同对改善我周边视觉的问题上做了很多努力,他们发现我左侧的周边视觉相对较弱。稍加思考你就会发现这其实也是自然而然的。

在职业生涯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我都几乎贴着左边路的边线踢球。因此我的传球也总是朝向右侧的。当我转移到中场踢球后,她在观察了我的比赛后注意到我会遗漏从我左侧跑过的球员们。因此我们从这方面入手,努力改善我在左侧的周边视觉。

随着我的位置越来越靠内,我对于这个位置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不过我还是要与队友们做很多的交流,尤其是卡里克。他喜欢接应来自后防线的传球,因此我往往会远离他所在的区域,找适当的位置等待接应他。

在我改踢中场的第一个赛季里,小豌豆刚刚来到球队。我常常在拿球后面对这样一件事:好吧,小豌豆,你到底想要跑到哪里?你究竟是要摆脱对方的左中卫还是迂回到对方的右中卫身后?

每当我得球后,我就会或多或少地立刻知道他究竟想要跑向哪里。鲁尼会向后回撤,朴智星会向内跑动,埃弗拉在套边插上——因此我总有传球选择。

当更年轻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像是时速100英里一般。如今,作为一名更富经验的球员,我对比赛的战术元素更感兴趣了——这些都是年轻时你所未曾好好思考过的。对方究竟要如何压迫?我们要怎样逼抢对手?我所面对的这名中场是否希望利用队友传出的身后球摆脱我?我又是否应该盯着他跑?

【“我一直都非常期望能够成长为一名教练,但那时的我也仍然希望在球场上依旧拥有影响力。我可以两者兼顾吗?我需要做出一个抉择”】

作为一名老将,你会开始问为什么。在最后五六年的球员生涯中,我总会寻求各种建议。比如说奎罗斯、费兰、穆伦斯丁等。当然,我也开始为他人提供建议。我在更衣室的话语权更大了,我也总会在训练和赛后努力帮助年轻的队友们。

我在队内的角色改变了。我对自己个人的比赛表现考虑得更少,而是更多注意全队整体的表现。我开始像一位教练那样思考问题。

不过即便如此,在2013年夏天弗格森离任,莫耶斯成为球队主帅后,我还是不知道未来会何去何从。当时,我的球员合同只剩一年,不过我也已经拿到了自己的职业教练证书。我还记得当时我在土耳其观看U20世界杯期间,莫耶斯打电话问我能否在保留球员身份的同时成为他教练组的一员。

我在被问到的时候非常激动,尽管从执教资格的角度讲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真正在训练场上贯彻从执教课程中学到的东西我却没有做过多少 。我一直都非常期望能够成长为一名教练,但那时的我也仍然希望在球场上依旧拥有影响力。我可以两者兼顾吗?我需要做出一个抉择。

【“我必须要在阵容的安排上对自己的队友和朋友进行挑选;在输掉比赛后,我也依旧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陷入挣扎”】

莫耶斯给予我这样的职责主要基于两方面的考虑。通常情况下,一位新帅在上任时接手的会是一支深陷泥潭、表现持续低迷的球队。然而莫耶斯的这次则不然,他接手的是一支冠军球队。

不过这也是一支几位关键球员迎来职业生涯末期的球队。包括我、费迪南德、埃弗拉、维迪奇都临近球员生涯的终点,显然对于任何一位教练来说,这样的局面也是颇为困难的。更不用说每个教练都想在球队中展现出自己的特色。

在那个赛季的结尾,有4场比赛是我全权执教的。那时候我身旁有一些优秀的人来帮助我——菲尔-内维尔在当时已经是曼联教练组的成员了,巴特则在球队的青训营执教,斯科尔斯也同样给予了我帮助。当然,对我来说,最困难的是我仍然还保留着球员身份。这就意味着我在决定球队的首发阵容时要长时间与队友们共处更衣室。另外,我也知道这是我作为球员的最后一个赛季了,我也希望能够尽量地享受自己最后的这段球员生涯,而我大概最终也没有在这方面做到理想。

不过我获得了执教曼联的机会,要知道你在坐上主帅位置时可是没有任何的准备的,连一点实践的经验都没有。在训练后坐在办公室的感觉,为下场比赛挑选首发阵容的感觉,球员们敲门的感觉……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经历。

为了赢下这4场比赛,我对自己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我也是在那个时候真正明白了自己拥有成为一名主教练所应具备的心态。在我执教的第2场比赛中,我们在老特拉福德球场0-1输给了桑德兰。我必须要在阵容的安排上对自己的队友和朋友进行挑选;在输掉比赛后,我也依旧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陷入挣扎。那个晚上我彻夜无眠,因为大家的表现并不好。我知道我必须要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但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在作为临时主帅执教期间,我曾与老爵爷有过几次沟通。我当然希望能够完全自主地掌控局面,但是当你拥有一个接近历史最佳的主帅来为你提供建议时,那么为什么不听一听他的建议?

在那4场临时主帅的经历后,我又在范加尔麾下工作了两年时间。我原以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足球这项运动了,但范加尔教会了我很多。这2个赛季带队训练的经历给了我巨大而宝贵的经验。当你完成了一堂出色的训练课后,你会明显地感受到球员们都享受其中,随后你会帮助整个教练组来准备比赛,最终再看到球队完成一场优秀的比赛。一切都让我兴奋不已。

在离开曼联并远离足球的一段时间里,我曾经非常想念这种兴奋感。我花了些时间放空自己,远离足球,充分享受生活;我旅行了很多地方,观看儿子的比赛,这些都是我在曼联时所不曾能够做到的。不过我发现自己依旧还是想念与球员们一同准备比赛的感觉。

【“不过一旦你能够帮助到球员进步,哪怕只是一两句话的建议和点拨,那么这就会给你的教练工作带来喜悦”】

能够执教这些拥有出众能力的球员真的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这是一个无需思索就立刻答应的邀请。从足球的角度讲,国家队的管理工作并不是那么令人振奋。因为你无法日复一日地与球员们共事。你所拥有的时间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窗口,有时候甚至三个月内也见不到他们一次。

而在这样一段时间里,你的球队可能会彻底发生变化。伤病与状态问题会对球队造成影响,你也无法像俱乐部主帅那样能够不断重复地打磨、你的执教理念、球风和战术思路。有时候,你必须要非常非常地务实。

不过一旦你能够帮助到球员进步,哪怕只是一两句话的建议和点拨,就会给你的教练工作带来喜悦。这真的是弥足珍贵。

在接手之初,我就知道执教他们会是一个艰巨的挑战,因为当时威尔士队正值过渡期——这批球员刚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球队在2016年欧洲杯上取得了优异成绩,而队内也涌现了一批潜力不俗的年轻球员。

显然这需要一个平衡,而在接手之后我希望球队能够在各个位置进行良性的竞争。我希望每个位置至少有两名球员进行竞争,将球场上的竞争感带入至每一堂训练课上,我想大概每个教练都会希望如此。

在曼联时,通常大家面对周末的比赛要比周中的训练轻松不少。我当时可是每天都要面对当时全英最出色的右边后卫加里-内维尔。我希望将这种竞争意识带给这一批威尔士队的球员们。你永远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伤病问题,而倘若球队的整体实力无法保持稳定,那么成绩自然也不会理想——但你也必须要体贴、灵活,也要拥有一定的创造力。

这些都是我要应对的挑战。但在我的足球之路上,正是一个又一个的挑战让我成为了更优秀的球员,它们也势必会令我成为一名更优秀的教练。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